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撩完老干部校草后 >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第2章

“所以你真转到他寝室去了?”

“嗯哼。”千行好心情的晃着酒杯,冰块撞击杯壁发出清脆声响。

有人点了一首嗨歌,劲爆的音乐将kty的气氛推到最高潮,秦传闷完一杯酒,向自己的好友八卦,“怎么样,是你的菜不?”

昏暗的光线里千行眉梢微挑,他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笑得花枝招展。

秦传是千行以前的室友,两人见的第一面彼此的雷达就疯狂响动,然后理所当然成为了“好姐妹”。

ktv的声音有点大,秦传凑近千行道:“我听说郁芒骁这个人特别无趣,一天到晚泡在实验室里,也没什么个人爱好,也没听说过他和别人有过暧昧。”

“这不是挺好,有上进心。”

秦传往千行肩膀上拍了一下:“烦人,我的意思是,你搞得定他吗?”

千行喝了一口酒:“不试试怎么知道,要不要打个赌。”

秦传:“什么赌。”

千行砸吧了一下嘴,觉得这个酒味道真不错,也许是酒精上头,他脑子里浮现出郁芒骁洗完澡后穿的那件衬衫,即使在那种时候,郁芒骁也是严肃正经的,他有种恶劣的期待,如果亲手弄乱他的衬衫,那会是怎样一副景象?

“你怎么笑得这么□□?”秦传实在没脸看,把千行的脸别过去,“快说,赌什么。”

千行转回来,用酒杯和秦传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我赌他是闷骚,我要让他原形毕露。”

几杯下肚千行有点醉了,靠在沙发上,笑着在秦传耳边密谋:“待会送我回去,我要——爬床。”

-

凌晨一点的宿舍只剩下熟睡人的鼾声。

半睡半醒之间,郁芒骁听到一声朦胧的开门声,有人跌跌撞撞地走入洗漱间,过了一会儿床下传来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

正好此时鼾声停止,那人应该是上来的时候撞到了什么东西,楼梯爬到一半停了下来,发出一声细微的闷哼。随着靠近,鼻尖又隐隐嗅到了那股香味,与之前闻到的不同,清甜中夹杂了一些辛辣刺激的东西,像酒精。

郁芒骁眼珠在眼皮底下动了动,隐隐有醒来的架势。

那人缓了一会儿,重新往上爬,掀开床帘躺了进去,片刻后彻底没了动静。

郁芒骁睁开眼睛,脑袋往一旁转去,黑暗的环境里,一个模糊的轮廓身体蜷曲着,躺在他的床上。

郁芒骁表情罕见地空白了一瞬,他花了一秒钟的时间,接受了对方可能喝醉上错了床的事实。

“千行。”郁芒骁轻声换道。

对方没有回应,郁芒骁直起身,轻轻推了一下千行:“千行,醒醒。”

“唔,别闹。”千行翻了个身,背对郁芒骁,试图以这样的方式回避对方的喊声。

郁芒骁将他翻过来,压低声音不厌其烦地在他耳边喊他。千行忍了忍,忽然一下子坐起来,郁芒骁张了张口,就见千行闭着眼睛往他身上倒。

或许是对方已经洗过澡的原因,身上的酒精味并不浓烈,反而让香气更加醇厚,让人闻着就有种微醺的错觉。

床上空间小,郁芒骁只得用手撑住千行倒下来的身体,没想到千行然而顺从地环住了他的脖子,以一种非常亲密的姿势窝在他的怀里,含着酒精气息的鼻息近在咫尺。

颈窝的呼吸逐渐绵长,郁大校草僵硬在了原地。

他一手环住千行的背部防止人掉下去,一手轻手轻脚地拉开床帘,想将人就这样抱过去。

千行感觉到床摇晃,收紧搂住郁芒骁脖子的手,凶狠地嘟囔了一句:“别动。”

此时郁芒骁的衣领已经凌乱不堪,袖子被蹭得往上跑,他皱了皱眉,有些忍耐不住。

他手臂发力把千行往隔壁床抱去,千行感觉身体腾空立刻挣扎起来,整张床发出刺耳的声响。

对面的齐步被声音吵到,鼾声停了下来,郁芒骁只得半空停住,千行便也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齐步翻了个身继续睡,鼾声重新响起。

又尝试了几次,只要让千行挪位置,他会反抗得很厉害,但是如果让他顺势躺下来,他就会非常配合。

无奈之下,郁芒骁只能把千行安置在他自己床上。

郁芒骁想把自己的被子拿过来,让千行盖他自己的被子,然后他睡在千行床上,可是千行躺下之后手紧紧攥着被角,根本没有办法把他从被子上撕下来。

黑暗中,郁芒骁将千行全部裹进被子里,用头到脚严严实实盖起来,把上面褶皱全部铺平,只有中间一个圆圆的鼓起。

做完一切,失去了床和被子的郁芒骁总算有时间整理自己一身乱七八糟的衣服,把解开的扣子全部一个个扣好,躺进千行的床,盖上千行的被子,闭上了眼睛。

那股清甜的香味无孔不入地钻入四肢百骸,像一根看不见的丝线把他整个缠绕住。

第二天,七点半的闹钟吵醒了需要早八的物理人。

齐步和阮杏子打着哈欠掀开床帘,昏沉睡意在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瞬间吓没了。

齐步睁大眼睛,看见郁芒骁从千行的床上下来。

“这……你……他。”阮杏子指了指郁芒骁,又指了指千行的床,手指颤抖,眼里全是不可思议。

这是什么情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