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与君司缘 > 第7章 第六章

第7章 第六章

“怎么样,找到苏姐姐了吗?”卿云抓着落春秋的衣袖,焦急地问道。

她看着落春秋前去九重天,又看着他回来,已经有两天两夜没合过眼,加上断断续续的哭,眼睛肿得不成样子,可尽管如此憔悴了,她也没听到自己想要的话。

“无妄他,也找不到小七。”落春秋无奈地摇头。

“为什么,神器不是通灵的嘛?无妄哥哥怎么可能感受不到魂扇在哪?”

魂扇所在,就是她苏姐姐所在,卿云一直坚信这一点。

“魂扇被下了禁咒,”落春秋解释道,“自小七摔下九重天后,无妄与魂扇的联系就断了。”

这对卿云来说就是晴天霹雳,泪水又忍不住从眼眶中过落下来。

“连他都找不到,那怎么办啊。”卿云哭道。

落春秋也很懊恼,他当时,就不该听苏若七的话!要是早知道廪枫就是那黄泉鬼君,任凭苏若七说破了嘴,他也要把她拉得远远的!

而今,招摇山派人找遍了,九重天也去了,他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卿云,好几次手伸出去又胆怯地收了回来,鼻尖发酸,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

悲痛间,他看到外头走进来一名模样端正,打扮却极为朴素的男子,男子边走还边呢喃道:“今日怎么如此冷清。”

落春秋看向卿云,却发现她早已转过身去,低头使劲地抹着将眼泪抹去,在男子走近后直接跑进了屋子里。

男子被吓了一跳,落春秋赶忙迎上去道:“温公子今日怎么有空上我这来了?”

等温如玉镇定下来,他作了一揖,道:“我此来,是给落兄送喜帖的。”

接着落春秋就听见温如玉说什么下月初九要成婚,专门请他上门喝喜酒。在这么个窘迫的时候,落春秋委实是听不下去这么喜庆的消息,接下喜帖正要找理由打发他走,却在碰到那张红纸时脑子突然闪过些什么,他道:“你要成婚了?!”

他的声音拔高了几分,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对啊,我是要成婚。”

落春秋差点结巴了:“这,这么快?”

“落兄为何如此反应?我如今二十有七,若非家中变故,按礼不该如此晚成婚。”

“如此说来,温公子是早就准备成婚的?”落春秋察觉到话中的关键,立即转变了要赶他走的态度。

温如玉淡淡笑道:“说来惭愧,父母在我少时就为我定下了婚约,而我却枉自耽误了她多年的青春。”

“定下婚约”四个字在落春秋脑子里回荡,让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擅自将这个“她”与记忆之中那只大喇喇的小狐狸相匹配。

“落兄?”温如玉唤了他一声,“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啊,没有,我为你感到高兴呢。”落春秋攥紧了喜帖,假笑了两声。

“对了,你这今日怎么如此冷清啊,下人们都去哪了?还有,刚才那位姑娘……”

落春秋知道不回答出一个令他信服的理由他是不会走的,于是干脆……

一掌把他打昏!

他才没空编什么理由呢!

他将温如玉放在自己家三十米外的小山坡上,保险起见还往他身上施了个结界,等他醒来自己回家。

他飞回家中,却在家门口看到看到一个穿深衣的少年,通身的黑,衬得皮肤颇为白皙,他仔细一看,竟是无妄。

“无妄。”他上前唤道。

无妄专门在等他,见了面也不啰嗦,直入主题:“姐姐她在你这,可用过什么东西?”

落春秋抬了抬眼睑,斩钉截铁道:“有,夜里我怕她着凉,给她穿了件氅衣,后来那氅衣掉在了地上,并没有被带走。”

当时他就是发现了那件氅衣,才彻底坚信苏若七被廪枫带走了这一猜想。

无妄伸手:“把东西给我。”

“这衣服能找到苏姐姐?”卿云听到了二人的对话,先一步将那件氅衣拿了出来。

无妄却不与她多言,抓过氅衣,只一暼,右手食指就出现了一条口子,血珠滴在氅衣上,给那刺绣的桂花染成了牡丹一般艳丽的红。

卿云盯着无妄的动作,只见他将氅衣塞回到她的手中,然后说了三个字。

“亶爰山。”

许栾烟看着去而复返的少年,面上并没有过多的表情,依旧是恭敬地行礼:“无妄大人。”

无妄对这么一个姻缘殿头号弟子为何在此迎接他并不感兴趣,反而越过她步入月老堂中。

月老堂是姻缘殿的人为了撰写姻缘簿临时搭建起来的,因重修姻缘簿本身就是为了察悉人世姻缘,完整地接下月老的衣钵,所以取名月老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