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魂开天门 > 第五章 仙缘

第五章 仙缘

告别先生,吴辰心情凝重,更多确是轻松,怀着复杂的心情向家中走去。

寻思着这件事必须得跟父亲,尤其是母亲交代一下。毕竟成为秀才这可是件大事,这么多年全村就出了这么一位秀才。犹记得当时先生将消息告诉母亲时,母亲一脸的不敢置信,呆了很久才回过神来,脸上不自觉的展现出笑容与自豪感,这才急忙请先生进屋喝茶。

先生急切的说道:“不了,不了,我还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里正呢。”说完就走了出去,速度仿佛比平时都快了几分。

自那日起,父亲、母亲每天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十里八乡的媒婆都要把自家大门门槛踩烂了,可都被吴辰以学业为重一一婉拒了。

吴辰来到正屋门口踌躇了许久,这才踏了进去,找到父亲和母亲先请他们坐下,然后各倒了一杯水。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自己的秀才儿子今天是怎么了。母亲率先张口说道:“辰儿今天是怎么了,有事情吗?”

吴辰嘿嘿笑道:“先喝水,先喝水。”

俩人不明就里只好端起水杯轻轻喝了一口。

吴辰想着措辞,最后终于下定决心,长痛不如短痛,干脆直接告诉他们:“我不想继续读书了,想外出寻道访仙。”

正在喝水的母亲一口水喷了出去,母亲说道:“你说啥?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父亲也一脸的不理解,母亲生气的接着说道:“你书读得这么好,将来考个举人就可为官,如果再努力些考个进士光耀门楣难道不好吗,也就不用像我们这样天天劳作,你干嘛非得去寻那虚无缥缈的仙道呢?”

“况且那都只是传说,有没有都两说的事情,你怎么就断定真有呢?”

吴辰听到这里也是满脸无奈,总不能跟她说自己有着前世以及地府经历的记忆。这比寻仙更让人无法相信,更不靠谱,换成前世直接就会被当成精神病带走了。

母亲一脸恨铁不成钢的劝阻道:“你这一去就是将学业丢下了,你要知道学业丢下,将来再想拾起来有多难。你将来还有没有那个时间,将来你娶妻生子跟我们一样哪有多余的时间用来读书?就算将来你有大把时间,可你的脑袋还能记得住吗?你这是将你的天分白白浪费掉啊。”

父亲见吴辰无动于衷,在旁说道:“辰儿跟父亲说是不是有人威胁你,或者遇到了难处?你放心父亲为你摆平。”

吴辰摇摇头。

哥哥这时走了进来焦急说道:“老弟啊为兄没有你这头脑,不是读书那块料,你为了你自己也不该放弃读书,继续读书才是你走出这大山的唯一机会,怎么这会儿在这件事上犯起倔了,哥平时都让着你,从没有拒绝过你的要求,但这次我不同意你放弃读书。”

父亲见吴辰仍然没有放弃的意思继续说道:“是那些说媒的烦到你了?我可以放出话说你这几年都没这想法,或者你有喜欢的人了,别不好意思你说出来我们亲自登门提亲,我就算抢也给你抢过来…”

眼见父亲越说越以为一定是如此,越来越荒谬,孩子都快出生了,马上就要始乱终弃了。吴辰赶紧打断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就是单纯的想要访仙。”

吴辰知道他们都是为自己好,如果没有这些前世和地府记忆,一定会选择继续读书,将来为官然后娶妻生子,度过这一生,也一样精彩。

可上天机缘巧合并没有抹掉自己的记忆,怎能甘心再这样过一生,自己就想追寻探索一番,如果不成,才能死心,然后踏踏实实过日子。

经过吴辰耐心的劝解,最终父亲跟母亲这才勉强答应下来,但规定了期限提了条件,条件是如果三年后寻道访仙未果,回家还得继续读书,安安生生考取功名。

吴辰爽快答应下来,父亲、母亲也就不再强迫。毕竟这是辰儿自己的选择,况且之前还痴痴傻傻,现在竟然成为了秀才,难以置信,还要啥更多的要求呢?

事情终于说完,吴辰一身轻松地回到房间内,开始计划接下来该如何寻道访仙。突然想到了斩龙山的白帝观,那里是最有可能的地方,同时也是最不可能的地方,那里每天人来人往又有哪个仙人在那里潜修?

想到前世电视上的奇葩寻仙事迹感觉更不行,比如掉下悬崖被仙人救,万一没仙人经过,就算经过,他不想救呢?那是真的会死人的,自己还年轻,还有好多美娇娘等着自己,咱可不想死啊。所以第一个就将跳崖划掉,自己现在又不是白痴了。

再比如碰到砍柴的指引,可这里砍柴的没一个是自己不认识的啊,如果可以指引早就指引了嘛。然后就是直接出现说自己是难得一见的修炼天才,带走自己修仙…

最终还是决定继续之前的大山深处探索,既然有了决断就安下心来早些睡觉好养足精神。

翌日如期而至,填饱肚子,拿上砍柴刀,背起弓箭,再带上几天口粮和充足的水,跟父亲、母亲、哥哥告别:“我今天就要探索大山深处,大概四五天就会回来,你们不要担心。”

父亲、母亲还有哥哥嘱咐道:“路上注意安全,遇到危险记的回家不可硬闯,小心那些野兽,小心悬崖等等”

吴辰点头答应下来,然后转身走向山里。

山路崎岖蜿蜒,山上多树木花草,郁郁葱葱绿意盎然,枝繁叶茂;晨曦的阳光洒下一片金黄,覆盖在翠绿的树叶上,仿佛涂上了一层金粉;清风徐徐,树叶微微晃动,在地面上形成光怪陆离的斑驳影子,影影绰绰。

走在熟悉的山路上,心情轻松,隐隐有着期待,脚步也跟着轻快许多。

时间不长,路已到尽头,这也预示着吴辰即将进入无人踏足的地方了。望着前方幽深的丛林,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深吸口气然后长长吐出,平静一下略显紧张的心情。

从背后抽出砍柴刀,左右挥舞两下,劈砍下挡路的树枝,然后艰难前行,这里落叶深厚,每走一步都要仔细观察,防止脚下突然窜出蛇什么的未知东西。并且有的地方裸露苔藓,踩在上边异常湿滑,多亏这些年常常进山,再加上经常锻炼身体。不然不出百米就会体力耗尽,由于有着丰富的登山经验,所以净量拣选节省体力的方式前进着。

速度不可太快,莽撞前进,树上时常挂有藤蔓,速度太快被滕蔓缠住就会异常麻烦,还耗损体力。

这些都是小心就可以避免的,早上山体树木结有露水,显得更加湿滑泥泞,每一步都走的异常小心。走了大约百米,后背不知是汗水还是露水早已浸透衣服,紧紧贴在身上难以忍受。

当太阳缓缓升起,最糟糕的事情出现了,树林里升腾起了一层水雾,前方根本看不清楚。在这深山老林最害怕的就是前路看不清楚,脚下不稳。

迫不得已,在旁边摸索到一棵大树,只好先攀爬上去吃些东西补充些水分,等大雾散去再行出发。

对于这深山老林,树上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安全的,在下边很容易碰到觅食的野兽,这样的天气自己看不到野兽不代表野兽看不到自己,嗅不到自己的气味。

等太阳完全升起温度升高后,大雾逐渐消散,吴辰仔细观察着周围,确定没有危险缓缓爬下树继续前进。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在大约走了两公里后天渐渐暗了下来。

吴辰赶紧砍下一些树枝找到一棵大树爬上去,再找到相邻的两根粗壮枝丫,然后将树枝担上去用藤蔓捆扎牢固,一个简易的床就呈现在了面前,坐在上面喝些水吃些腊肉,然后用树叶擦身体用以掩盖身上的气味。

躺在简易的床上,双手枕在脑后看着漫天星斗,嗅着树木花草的芬芳,身心都得到了升华。想想前世晚上根本就看不到星星,即使看到了也只是寥寥几颗,想到这里吴辰的决心更加坚定。伴着远处野兽低沉吼叫的声音,蛐蛐的演奏,猫头鹰的咕咕声,轻轻地睡去。

一夜无话平安度过,早上起床在树叶下用手接些露水胡乱拍在脸上,权当洗脸了。吃过饭,收拾好东西静待大雾散去,爬下树,继续向着深山前进,探索有没有木屋,山洞之类的,或者凭空出现的庙宇道观,小院啥的。

第三天终于在吴辰前进了大概二十公里后,发现了一个山洞,略作休整补充了些食物后,吴辰握紧柴刀走了进去。谁知道这山洞是谁的?万一是豺狼或者虎豹的洞穴咋整。

好在山洞不深,一眼看到了头,是一个天然的山洞,只能弯腰走进去,在洞底只有一口泉眼,向外汩汩冒着水,形成了一条小溪。

吴辰趴下喝了一大口甘甜的水,然后摘下鹿皮水袋将里边灌满水,又好好洗了一把脸,休息片刻。就转身离开了这里,因为有水的地方很可能出现猛兽,不敢在这里长时间逗留。况且自己带的食物快吃完了,决定先回家补充食物接着探寻。

回去就快多了,路已经被走了一遍,周围环境相对来说不会那么陌生,根据记忆向回走去。虽然还没有踩踏成一条路,但也比来时容易多了。周树人不就说过嘛: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变成了路。太阳下山前吴辰已经到了第一天晚上睡觉的大树旁了,熟练的爬上去美美的睡了一觉。

天亮后趁着大雾还未升起赶紧走出无人踏足的森林,大约晌午时分回到了家中。

母亲站在门口望着远方,就像期盼着远走他乡的游子归来一般。可以想到,母亲一定每天都在门口望着大山。

吴辰看到母亲赶忙跑了过去,看着母亲略显瘦削的脸庞,自己的心好像被人揪着一般疼痛,吴辰知道外出的这几天母亲一定每天都担心自己的安危,一定对父亲有着埋怨,责怪父亲不一起出去,也有可能会以泪洗面。

走的近了吴辰明显看到母亲长出了一口气,但母亲并没有说别的,只是说:“回来就好,去吃饭吧厨房做好饭了。”母爱总是润物细无声的,亲人的爱总是无私看不到的,但是却默默付出着。

去厨房吃过饭,躺在床上休息。第一次感觉到家里的木板床床原来这么舒服,精神不再紧绷,身心放松下来的吴辰,沉沉睡去。

父亲、哥哥回来看过自己,然后就都去休息了。吴辰决定在家修整一天再出发。在家这一天,父亲、母亲询问自己如何,可有遇到危险。听到并未寻到,也没遇到危险。大家也没说什么,但明显有些开心。因为这样很快就会放弃的,自己毕竟还小,都认为自己是图新鲜,三分钟热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