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5章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第5章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

萧瑟踢了踢她的脚,见她没有反应便知一时半会儿醒不了,看了眼那头不知何时出现的另外几人,随意脱下狐裘往她身上一丢将人严严实实地裹住。

秦筝鲜少做梦,自打她八岁那年师尊传授她坐忘经开始,连夜里睡觉她都保持着打坐的姿势,心无杂念,无梦无妄。如今她离开了纯阳宫,离开了华山的雪,反倒在这截然不同的时空里梦到了那些过往。

秦筝的双亲死于战乱,她被纯阳宫收留的时候还是襁褓中的婴儿,她什么都不懂,是大师姐林语元将她一手带大的。幼时山河动荡,纯阳弟子下山济世,偶尔会带回来一些像秦筝这样的孤儿。

师兄师姐疼爱她,唯恐她一人留在山中寂寞,经常托人给她带一些打发时间的话本子和稀罕的小玩意儿,不过秦筝喜欢练剑不喜欢看书,话本子堆在床角,她只偶尔翻一翻,想着到时候摞成一个床柱子给师兄看。

后来,话本子落了灰,没有摞成秦筝想象中的床柱子,她看着那叠话本,嘴里嚼着陈年变味的松子糖,床头摆着一排样式老旧的布偶和香囊,她眼睛一闭,坐在正对床榻的软垫上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坐忘经。

她不敢仔细去想,怕想到师兄师姐为什么没有回来,怕想到师兄师姐死的时候是何模样,怕想到师兄怀里沾着血的糖果,怕想到师姐腰间被染红的佩囊,心口处就像烧起了一团火,四肢八骸的鲜血往那火里急速奔流,端的是沸腾热烈。

耳旁嗡嗡作响,熟悉的音容笑貌远去,背后猛地被人拍了一掌,一口瘀血溢出唇齿,秦筝闷哼了一声睁开了眼,一片连着月色的湖水映入眼帘,波光粼粼,澄明清静。

她一眨眼,眼前倏地冒出一颗锃光瓦亮的头,一双暗红诡谲的眼正饶有兴味地看着她,“哟,醒了。”

秦筝脚下唰得后退一步,等她回过神来已经躲在一人身后警惕地看着那个白衣僧人,之前见到十几个黑袍人在他面前集体掏心自尽的场面犹在眼前,她本能地觉得对方很危险。

萧瑟垂眸看着小道姑身上荡开的月白气晕,又瞥向将他们从美人庄一路带到这里的和尚,无心。

“阿弥陀佛。”无心和尚抬手作了一礼,僧袍轻舞,颇有几分飘然尘世的味道,“佛道也算是同门,小僧给你治了伤,小真人大可不必这般戒备。”

秦筝拧眉,看到此时在这里的不光有萧瑟还有雷无桀,他们已经不在美人庄里了,“其他人呢?”

雷无桀坐在一旁生火,“那些人又来了,我们打不过,却被这和尚给掳了出来。”

“小真人的伤已经无碍,接下去便是这位施主了。”无心和尚说着,不等雷无桀反应便将他提起拎去了湖中央。

看着他们在湖面上站定,秦筝眼底露出异样的目光,冷不防旁边的人忽然开口,“你的伤全好了?”

听他一说,秦筝这才活动了下四肢,“好像不疼了,这和尚厉害呀。”

“你实打实挨了紫衣侯一掌,若不是有那护体的功夫,只怕半条小命就交待在那儿了。”萧瑟不冷不热地说。

秦筝摸了摸之前险些被震碎的肩胛骨,点点头,“那个也厉害。”

萧瑟差点被气笑了,他抬手就在小道姑头上赏了个脑瓜崩子,“打不过不会逃么,非得在那里死扛?”

“可是大家都没走呀。”小道姑捂住了脑袋,不明所以。

萧瑟忍不住又想敲她脑袋,可小道姑抱着头躲得快,脚底抹油蹭蹭蹭跑到湖边,“师姐说打人不能打脑袋,会长不高的。”

他看着那个加上发冠才到他胸口的小道姑,正是女儿家娇俏的年纪,一双明亮的眼睛被垂落的袖袍拢着,今夜月明星稀,他却在她眼底看到闪烁的万千星辰。

萧瑟舒了口气,到底是谁家养着的小绵羊,就这么放下山也没人带着,不怕半路被狼叼走么?

秦筝摸过自己的包袱,里面还有一套雪白色的道袍,七八个药瓶子,两贯没用的铜钱和一个水囊。她摸了摸自己沾了血污的衣襟,四下看了一眼,无心和雷无桀还在水面上,萧瑟也没在看她,她看到后头有块一人高的岩石,便抱着衣服一溜小跑躲到了石头后面。

小道姑一跑,没过多久萧瑟耳中就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他站在原地没动,望着天上的明月一时发起了呆。

片刻之后秦筝换好衣服走出来,有些满意地摸着袖口,师姐知道她不喜累赘,将所有道袍上的广袖都改成了护手,手臂一动十分利索。

她抱着脏衣服到水边小心地洗着,淡淡的血色在水中晕开,她努力地搓了搓,一圈圈涟漪自她手中荡了开去,秀气的眉毛却渐渐收拢。

没有皂角,洗不掉。

小道姑搓得手都红了,末了,她认命地用剑挑了湿衣服架在火堆旁边烤,不知道是不是萧瑟的错觉,这小道姑的眼角好像也红了。

秦筝直勾勾地盯着衣襟上那块已经淡了大半却仍旧有些显眼的血痕,眼底郁郁。

“洗不掉就扔了呗!”旁边有人漫不经心地说着风凉话。

秦筝嗡声回答:“我就这两身衣服。”

她这几年个子窜得慢,师姐唯恐她一下子长个了穿不到合适的衣裳,便按着不同的身量多做了几身,但赶不及在她出发之前做好,师姐送她到山门的时候还说等做好了就托人送去,可现在她却怎么也穿不到新衣裳了。

“没有就去买。”

“我没钱。”秦筝的鼻尖有些发酸,她这一路都还在靠别人养活呢。

萧瑟:……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大概就是这样了。

“萧老板,你见识多,知不知道有什么赚钱比较快的方法?”

萧瑟仰头往后一躺,“赚钱快的大多不是什么好路子,想要踏踏实实弄点银子就得想想你会什么?”

“我会使剑。”

萧瑟:……

他深吸了一口气,道:“拳脚功夫只够给人做看家护院,且护院多半不收女人。你好歹是个修道之人,摆个摊给人算命会不会?”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