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7章 糖葫芦

第7章 糖葫芦

她走了一路,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儿,一转身大梵音寺的影子已经不见了,周围的寺庙好似长得都一个样,她辨认了半天,也没从记忆里找到和她走过的路相似的地方。

秦筝抱着剑在一处干净的屋檐下盘腿坐好,望着澄明清澈的天和这近在咫尺的人间烟火发呆,要不是师尊说她需得下山历练才能让剑境精进,她才不会从论剑峰上下来。

知人事,炼道心。

她虽然知道下山以后遇到的人不会都像师姐那样对她好,但她总是会忍不住想着要是师姐在就好了。

秦筝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然后轻轻敲了敲,“原来我这么黏着师姐的么?”

忽得,她听到了街角传来孩童的哭声,循声走过去的时候发现了巷道里有两个衣着破烂的小乞丐,其中年长的哥哥正拖着一条看上去好像摔伤了的腿,痛得脸色发白,泪花在眼底打转,却还是在小声安慰吓哭的妹妹。

秦筝走过去的时候,受伤的哥哥警觉地把妹妹捂进了怀里,朝她递来一个戒备的目光。

“别怕。”秦筝指了指他的脚又指了指自己,尽量露出一个温和无害的笑容,“我帮你看看,可以吗?”

秦筝说的是中原官话,但却带着纯正的长安雅音,用她清柔软和的音色说出来听得人耳畔一新,加上她年纪小长得可爱,小乞丐没吭声,但也没拒绝她的靠近。

她蹲下来看了看,瞧出是脚踝崴伤之后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要是别的毛病她还指不定要伤脑筋呢。

小乞丐仍旧带着几分不确定地盯着秦筝瞧,乞丐妹妹眼泪汪汪地窝在他身边,冷不防面前这个漂亮可爱的姐姐突然冲他们做了个鬼脸,两人猛地吓了一跳。秦筝双手迅速地握住小乞丐瘦得只剩骨头的小腿,一手捏着他的后脚掌咔嚓一转。

小乞丐倒抽了一口冷气,眼底又露出了警惕甚至要吃人的眼神,秦筝不甚在意地笑了笑,指指他的脚,“好了。”

小乞丐动了动脚掌,立刻发觉没有之前那么痛了,半信半疑地站起来走了几步。

“以后走路要小心呀。”秦筝歪了歪头,看向他身边泪痕未干的小女孩,又道:“要照顾好妹妹哦。”

约莫是听懂了她的意思,小乞丐拉着妹妹想要给她磕头道谢,却被一道柔和的真气托住了身体,秦筝冲他们挥了挥手,背着剑重新走回了大街上。

这回她一边走一边想,也许她去开个摊子给人接骨能赚到一点银子,至少不能饿死自己。不过在这于阗国她说的话没人听得懂,要开还是得开到中原去。

或者考虑考虑有没有商队需要护卫,之前听萧瑟说那长弓追翼,百鬼夜行是大漠里最凶狠的马贼,西域和中原有通商的话应该有商队不停地在来往,而且会说中原官话。

如果不收女护卫,她可以女扮男装呀。

大梵音寺里,无心和尚和瑾仙公公正欲动手,却见一道白色的身影跃上墙头离去,紧接一道红衣也跃起欲追,随后一个让瑾仙公公十分震惊的声音咬牙切齿地喊住了那个红衣少年,“雷无桀,你给我回来!”

只见跃上高墙的雷无桀被一个身披狐裘的少年拽住,后者的余光似乎往朝这边看的众人扫了一眼,对上无心的视线时故作淡然地说道:“我们先去追人,你们继续。”

无心瞥见那头窜出的动静,一时有些摸不准这三人在干什么,却见瑾仙公公视线游移不定地扫向萧瑟和雷无桀的方向,不知道是在看谁。

忽而,瑾仙公公一言不发地将剑重新插回了鞘中,几乎都没有看无心一眼就直接走进了轿子之中,“灵均,我们走。”

四名壮汉立刻收起了兵器,动作有序地抬起了轿子。随侍的少年虽然不明所以,但也立刻收起了手中之剑紧跟着轿辇离去,留下一群人困惑不解。

无心见瑾仙公公离去,心中虽疑惑,但却是松了口气,抬头一看萧瑟和雷无桀也没影了。

于阗国的街巷狭窄且错综复杂,又恰逢集市摊贩云集,萧瑟和雷无桀从大梵音寺出来的时候秦筝连影子都不见了。

“萧瑟,你说小先生会跑到哪里去啊?”雷无桀望着眼前似乎都差不多的几条路,一时犯难。

“跑哪里去并不重要。”萧瑟懒洋洋地一抬眼,“重要的是现在那和尚不在。”

雷无桀显然不明白他的意思。

“这和尚把我们从美人庄里掳出来是要用我们当人质,现在大半个江湖甚至天启城都有人在追杀他,如今他现在有事抽不开身,那正好是我们逃跑的好机会。”萧瑟瞥向他犹豫不定的脸,“怎么,你难道还真想着亲手把他抓回去?你打得过他?”

雷无桀显然还真打着这个主意,“唔,加上小先生的话,说不定呢。”

萧瑟翻了个白眼,“这和尚邪门歪道的武功多了去了,不然你以为天启为什么要派掌香监亲自来这里捉拿他,那可是五大监里排行第二的高手。”

雷无桀还是不太懂,不过他试探性地问了句:“所以?”

“所以,趁他被绊住了手脚,我们直接去雪月城,管那和尚做什么?”萧瑟老神在在地挑了一条路走,“刚才瑾仙公公一走,想来和尚的事情很快就会办完,我们趁现在赶紧离开于阗国,把他甩得越远越好。”

雷无桀连忙拦住他,“那我们不管小先生啦?”

萧瑟皱了皱眉,“她一个大自在境的人,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可不行!”雷无桀义正严词地说道:“当初我们说好一起去雪月城的。”

萧瑟扯了扯唇,一指人头攒动的街市,“如果现在去找人,指不定是我们先找到人还是那和尚先找到我们。”

“那也……也不能放着小先生不管。”雷无桀捏了捏拳,“在美人庄里好像还是你把昏迷中的小先生带上的吧,不然她这会儿应该和唐师兄他们在一块。”

萧瑟脸色一僵,当初无心抓住他的时候他将旁边昏迷不醒的秦筝顺带拉上,很大的原因是想多一张底牌,他信不过这邪和尚,所以带上了小道姑。

“罢了,分头去找,一个时辰之后不管找不找得到城门口会合。”

“得嘞!”雷无桀立马跑没了影。

萧瑟叹了口气,摸了摸自己的袖兜,又装作若无其事地在逛集市的模样越走越远。

秦筝这会儿正坐在城墙底下,视线盯着进出城门的行人发呆,等了半天也等不到商队出现,她想起一路西行的官道十分破旧,就算西域和中原之间有商路,只怕也……

她哀叹了一声,只觉得世道艰辛。

有一个瘦瘦小小的身影忽然朝她靠近,秦筝一扭头,只见一张脏兮兮的小脸,明亮的眼眸还带着幼童的稚嫩,是那个小乞丐的妹妹。

她嘴里吐出两个字,秦筝听不懂,大概是在叫她的,她微笑着点了点头,“怎么了?你哥哥呢?他怎么没和你一起?”

小妹妹伸手出来,一看她身上那件雪白的道袍又有些怯懦,乞丐的衣服又脏又破,还有股难闻的味道,她颤巍巍地悬着手,掌心里似乎捏着什么东西,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