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15章 六爻老阴

第15章 六爻老阴

“萧兄你这话说得就有些惆怅了啊。”雷无桀喝了一口豆浆,只觉得一股暖流涌入胃中,说不出的舒服。

“并没有惆怅。”萧瑟放下了碗,遥遥地望着那座登天阁,“只是觉得回去又是那么遥远的一趟路途,这一趟却只为了五百两银子……”

雷无桀的表情僵在了脸上,他好像猜到萧瑟接下来想说什么了。

“这一路走了那么多冤枉路,还差点把命送了,连本带息,要不就算你八百……”

“吃饱了,我去闯阁!”雷无桀一口吞下一个包子,拿起那个包裹等不及他把那八百两三个字说完就逃也似的走了。

萧瑟笑笑,喝了一口豆浆,余光瞥见旁边蔫耷耷的小道姑,“怎么?”

秦筝只觉得这热气腾腾的包子看起来是多么的索然无味,“萧老板,相逢即是缘,虽然我给你惹了那么大的麻烦,但我还是很感激你的。”

萧瑟:……

秦筝从包里摸出一个小瓷瓶,“这是我上官师叔做的聚气散,和你的那个蓬莱丹差不多,之前你给了我两颗,现在还你,这一瓶里剩下的就当我给你的临别礼物了。”

萧瑟看了眼那个小瓷瓶,又看向秦筝,拧眉道:“你脑子里在想什么?”

“你不是……要把我卖了嘛……”乌溜溜的眼睛忽然聚起一团雾气,眨巴眨巴就要落下泪来,“看在我们相识一场的份上,你把我卖得好点……”

小道姑说着说着好像要哭了,早点摊子里的其他人纷纷投来怪异的目光,萧瑟用力揉了揉额角,“不卖你。”

秦筝吸了吸鼻子,抬起泛红的眼,“可我欠了你好多好多钱。”

“把你卖了也拿不回两百两银子,卖你作甚。”萧瑟喝了口豆浆,“北离律例规定人口买卖要到官府登记,那么麻烦的事我不会去做。”

“那怎么办……”

萧瑟不紧不慢地吃完一个包子,“先欠着,以后再说。”

他一瞥那个小瓷瓶,顺手一摸塞进了自己的袖兜里,抬眼刚好对上那双瞪得大大的眼睛,“怎么,舍不得给我?”

秦筝摇了摇头,“你脖子上的伤没事吗?”

萧瑟一怔,摸了摸那纱布,底下其实就只是刮破了一点皮漏了几丝血,这会儿说不定啥都看不出来,不过他才不会同小道姑讲,反倒是云淡风轻地说了句没什么。

他越这样说秦筝反倒觉得越不好意思,她摸了摸自己的包裹,半天摸出一支膏药来,“这是凝露膏,用了这个伤口愈合很快的,不过……我就带了这么一支,你伤口好了以后能不能还我?”

萧瑟看着那支推到面前的药膏,薄唇微不可察地抿了抿,他将那药膏放进兜里,淡淡地催促道:“快吃早点吧,要凉了。”

小道姑乖乖地夹了个包子低头小口小口地啃了起来。

萧瑟见她终于动了筷子,隔着袖子摸了摸那支药膏,心中叹了口气,明天找个时间还回去好了。

这小道姑真是傻到让人舍不得骗。

吃完早点,萧瑟吩咐小二撤了碗碟换上茶点,两人就坐在包子铺里一边喝茶一边等着雷无桀回来。

秦筝坐在靠街的一侧,看着那登天阁上的灯笼一层又一层地点亮,“十一……十二了!”

萧瑟慢条斯理地倒了杯茶放到秦筝面前,见她眼巴巴地看着那登天阁,“雷无桀昨夜喝了三杯风花雪月,十二层对他来说小意思了。”

“风花雪月,你们不是喝了两壶吗?”

萧瑟一想这小道姑的记忆还不知道停在哪里,“你怎么不试试自己的内力?”

秦筝疑惑地看了看他,然后闭上眼睛稍稍催动了一下内力,再一睁眼满脸错愕,“这……”

萧瑟懒懒地打了个哈欠,“酒仙百里东君的酒你尝过了,枪仙司空长风的枪你也接过了,你想不想见见雪月剑仙的剑?”

秦筝自然点头。

萧瑟见她大半个身子都快挂到街上,恨不得粘到那登天阁前面去,“那你就老老实实坐在这里等雷无桀登上十六层,雪月剑仙自然会出现。”

秦筝悻悻地噢了一声,老老实实地扭过头来喝茶,刚喝了一口,她又想到了什么,“我几时喝了酒仙的酒啦?”

萧瑟不答,任由她绞尽脑汁地翻昨晚的记忆。

只是没一会儿,雷无桀就风风火火地回来了。萧瑟瞥了一眼登天阁外挂起的灯笼,还停在十二层,“你十三层就被打下来了?”

“还没有,但在十三层我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不和我比武,却要跟我比赌术。听你之前在美人庄说自己在天启城的千金台赌过,你得帮我一把。”雷无桀十分殷情地给萧瑟倒了一杯茶。

萧瑟轻轻用手指敲了三下桌子,坐地起价,“加三百两。一共八百两。”

雷无桀咬咬牙,“没问题!”

萧瑟这才眼睛一抬,“说。”

雷无桀就把遇到的这个奇怪的人一五一十的形容了一遍,萧瑟听完便猜想到了十三层守阁人的身份,“你和他对赌之后,他可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雷无桀回忆了一下,说:“他先看了一眼结果,然后就说我输了。”

萧瑟心道这真是个傻子,让别人先看结果,不是摆明把输赢送到人家面前吗?他点了点桌子,“用你最擅长的方式去赌,赌术的精髓就一句话,你相信自己会赢,那么你就会赢。”

擅长什么?他不会赌啊!

雷无桀有些懵圈,过会有若有所思地低头想了会儿,然后一阵风似的朝登天阁跑了回去。

秦筝没想明白雷无桀该怎么办,但她明白一件事,“那个守阁的人出老千?”

“哟,你还知道出老千?”萧瑟挑了挑眉。

秦筝小声嘟哝道:“你……你不要总是小看我呀……”

“又是你师兄跟你说的?”萧瑟端起茶抿了一口,“你师兄知道的还真多。”

“不是师兄知道的多,是师兄多。”小道姑叹了口气,“我是师尊收的关门弟子,我年纪最小,前头各个师叔门下的师兄师姐加起来有十几个呢,可惜现在只剩几个啦。”

萧瑟抿茶的动作一停,默默地将杯子放下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