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32章 耳朵坏掉了

第32章 耳朵坏掉了

日落黄昏,阳归于阴,阴生于阳,秦筝面对着天际最后一丝霞光,长长地舒了口气,她一睁眼,脑袋就被人一敲,“哎!你怎么敲我!”

脑门上接二连三又敲了好几下,她啊啊大叫几声,道袍都没捋直接跳了起来,“不许敲了你个混蛋!”

萧瑟披着那件半白不白,灰又不灰的大氅坐在她旁边,不知道是坐了多久了,他眯眼看着面前这个神气活现的小道姑,“老君丹是什么丹?”

“问这个做什么!”小道姑安抚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瞪了他好几眼,“早知道不给你吃了,还不如喂狗!”

萧瑟点了点自己的心口,“可惜的话,你来拿回去?”

“吃都给你吃了,难道你还能吐出来!”小道姑气呼呼地扭过头。

“是不是就一颗?”萧瑟低声问。

秦筝睨了他一眼,不说话。

他知道自己猜对了,“很难炼?”

哼了一声,秦筝就地盘腿一坐,“老君丹十年才出一颗,前头的用掉了,现在纯阳宫上下总共就两颗,一颗在我师尊那里,那是师祖亲自炼的,这一颗下山前师叔给我的。”

然后被他吃了。

萧瑟的语气淡淡的,分不出喜怒,“你分明还有其他不少好的丹药。”

“我一时着急拿错了不行?!”秦筝现在后悔死了,她作甚用师叔给她保命的丹药去救这么个槽心玩意儿。

肠子都悔青了!

“秦筝。”

哼,她才不理!

“秦筝。”又是一声,他来到了她身后,那声音就像黏在她耳根子底似的。

她戳了戳耳朵起身就要跑,一双手直接锁住了她的腰,这回那声音是真的贴着她的耳朵,呵出来的气就像狗尾巴草一样挠得人痒痒。

“下回不要随随便便把自己保命的东西给别人了,这个世上任何人都没有你重要。”

秦筝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下次我才不会救你。”

萧瑟笑了,笑的时候天边的最后一缕霞光刚好被夜幕吞没,他轻勾着唇,仿佛衔起了长夜的月光,清冷又温柔,“好,那下次遇到有人追杀我,你可千万不要出手,离得远远的。”

秦筝觉得他这话莫名地让人很不舒服,但嘴上还是硬气得很,“再管你我就是小狗。”

“你是要得道修仙的,要真当了小狗,那我雪落山庄还不怕多一条看门的。”萧瑟笑道,“别的不说,一天一根骨头还是可以满足的。”

她觉得他就在骂她是狗,可她没有证据。

她气呼呼地转过头去瞪他,却望进他含笑的眼,耳朵倏地红了,她垂眸去拍他的手背,“登徒子,放手!”

“哦?”萧瑟轻轻挑眉,原来她脑子里居然是有这个词的,“那师兄师姐有没有告诉你,下山之后遇到登徒子怎么办?”

秦筝想也不想回了一句:“乱剑砍死!”

萧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指尖轻轻勾了勾小道姑的腰,“那我抱了你那么久,你怎么不砍我?”

“我……”秦筝脑子一片空白,脸上却火辣辣地烧了起来。

“啧,你看你,耳朵又那么红。”萧瑟捏了捏那片软绵绵的耳垂,艳丽的色泽和柔软的触感让他想起了江南最有名的桃花糕。

小道姑急红了眼,“我耳朵它坏掉了!”

“嗯,好。”萧瑟压不住上翘的嘴角,带着笑意重复了一遍,“它坏掉了。”

秦筝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倏地跳了起来,小脸像是喝醉了一样酡红一片,一脚踩上不知从哪里飞出来的玉清玄明,滋溜一声,跑了。

萧瑟笑看着视野里那道流光飞到了远处的山坡上,没有去追,而是就地躺在了屋顶上,暗河的人忽然对他下手,除了那个原因,他想不到别的了。

若只是一个破落客栈的老板,入了雪月城,拜在枪仙门下,还不足以引来暗河的追杀。

让那些人忌惮的,是他真正的身份。

如果幕后的人铁了心要他的命,想必暗河真正的高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他赴的这一场英雄宴,已经变成鸿门宴了。

一行人在剑心冢里待了五天,秦筝之前拦路留下了暗河的几个人,但她终归不想杀人,她把他们打趴下之后喂了一种药,叫截元丹。

照她的说法是,这种药能让重伤倒地的人三天内无法起身,如果他们不想死,在地上狼狈地躺了三天以后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赶紧滚回暗河去;如果他们急着送命,那他们现在就在剑心冢外头。

剑心冢有一处剑心崖,秦筝坐在这悬崖上已经整整三天了,玉清玄明躺在她膝头,她看着这满山谷的剑,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后有人走来,步伐沉稳,每一步的步子却不大,是个老人。

“小姑娘,看了那么久的剑,看出什么了?”李素王撩了袍子在旁边的石头上坐了下来。

“我在想一个人。”秦筝看向远方,“他也在一处叫剑冢的地方闭关了十年,然后练成了无上心剑,以心为剑,我认为那是剑术最高的境界。”

李素王捋了捋胡子,“听上去到有点像我剑心冢的剑心诀。”

秦筝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我之前不太明白师尊为什么说剑气双修能更好的参悟剑道,之前和雪月剑仙比剑的时候稍稍想到了一点。”

“寒衣那个丫头可从来不知道什么叫手下留情。”李素王笑道。

“哎,我那会儿的人剑合一可给二城主骂惨了。”秦筝想起当时的场面就有些尴尬,“道门剑术讲求个手中无剑,心中无我,人剑合一,无我无剑。以气驭剑算得上是手中无剑,可心中无我,我总是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个无我法?”

玉清玄明从膝上飞了起来,立在她前面微微旋转,“这坐忘经我也练了很多年了,坐忘无我我也想不透。”

“你自己都还是个半大孩子,想那般老成的道法做什么?”李素王看着这满山的剑,“少年人就该有少年意气,少了快意恩仇那是要做神仙了,半截身子入土的人才会想那些个东西。”

小道姑很是虚心地问道:“那前辈觉得我应该想什么?”

“你想想什么?”

秦筝看着浮在前面的玉清玄明,“我想成为这世间用剑第一人。”

李素王哈哈大笑了起来,“小丫头倒是好志气,不过老头子我……”

“不服气。”

秦筝转过头,一双清亮的眼睛眨了眨。

李素王往山下一指,只见一红衣少年郎背着剑正从阁楼里走出来,“世间用剑第一人,是我孙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