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49章 金线银衣

第49章 金线银衣

“什么?”

“你说这唐门的人大把大把的暗器往外丢,他们是怎么带在身上的,打完一架丢得满地都是,还要全部捡回来吗?”

萧瑟:……

他轻咳一声,“这个我也不知道,一会儿你问问大师兄。”

那根腐香燃到一半的时候,唐莲回到众人眼前,俯身掐灭了那根香,“够了,让人来收拾吧。”

很快,沐春风带来的人就把地上所有的金线蛇清理干净了,点了点数目,竟然有两百三十六条。

一下午的时间,那些被招来捕蛇的人都在岸边处理收集到的金线蛇,取蛇胆,萃蛇毒,密密麻麻的蛇尸拢在了一起,唐莲和雷无桀升起了一个大大的铁锅,在里面烧了一大锅海水。

“他们,要干嘛?”秦筝往萧瑟身后退了退,只觉得那团成一团的蛇尸有些恐怖。

萧瑟面无表情地看一眼,同样扭过头,“煮蛇羹。”

沐春风走到那口铁锅前,“素闻蛇肉肉质鲜嫩,乃世间不可多得的美味,可一直没有机会尝试,看来今日要饱口福了?”

坐在不远处的司空千落忍着头皮发麻,“南诀人才吃那玩意儿,我不吃!”

“据说南诀人什么都吃,这吃蛇肉好像也的确是在南诀更为盛行。”沐春风点头。

谁知唐莲笑道:“吃蛇对南诀人不算什么,他们有一道菜叫三吱儿,那才是一绝,我都不敢吃。”

“这是什么菜?听名字还挺有趣的。”

“的确有趣,刚生下来的鼠崽儿,还没长毛,没开眼睛,你用筷子夹住它脑袋,吱一声,然后蘸一下酱料,再吱一声,最后咬在嘴里,再吱一声。一共三吱,所以称三吱儿。据说最后汁液漫流,相当可口……”

秦筝一想那场景,脸都绿了,她吓得抱住脑袋,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有筷子来夹她头似的,她嗷了一声,“唐师兄,不许说了!”

司空千落随手捡起一块石头就朝唐莲扔去,但唐莲毕竟出生唐门,这样的暗器可打不中他,他一脚踢起沙滩上的一块石头,和那块石头撞成了两半,他笑了笑:“我就说说故事。”

这故事说得太恶心了。

不光雷无桀等人一脸怪异,就连那些在一边听着的船手都开始用奇怪的眼神朝这边瞧。

萧瑟环着蜷成一团的秦筝抚了抚她的脊背,看向唐莲的眼里满是谴责,还有一种你给我等着的威胁。

甩了那一记眼刀之后,他低下头去逗他的小丫头,双手忽然握上她的后颈,吓得人激灵灵地打了个哆嗦,以为自己要被筷子夹走了,连忙捂了上来,他忍不住轻笑道:“我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

“坏东西!”秦筝懊恼地瞪了他一眼,就知道捉弄她!

大氅的下摆一撩,将她也罩了进去,后背拢上来暖暖的温度,那股子到处乱窜的寒意平息了下来,她伸手搂住旁边的热源,萧瑟也顺势将人裹得紧了一些,避开众人的目光在她鬓边轻轻吻了一下,“我在呢,不会让你这小老鼠叫人捉走的。”

天色渐暗,晚饭也做好了,沐家的船上养了不少家畜,除了蛇羹还做了不少肉煲,当然,行船出海鱼汤也是少不了的。

蛇羹做得最多,几乎人手都分到了一碗,那碗东西端到面前的时候萧瑟板着脸拒绝了,秦筝也不想吃,两个人窝在一旁生了一堆小火,搭着架子烤鱼。

秦筝瞅着那金红色的火光,瞅着瞅着困了,打了个哈欠,枕在萧瑟的膝头歪着身子躺了下去,她闭了眼,有人帮她理了理头发,一下一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她迷迷糊糊地睡着,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人在唤她。

“阿筝。”

她睁开眼,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底,三十多岁,温婉成熟,眉目间带着点严肃,更多的是满满的疼爱,“师姐?!”

“阿筝,下了山跑去哪里玩儿了,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传个信回来?”师姐戳了戳她的额头,就和记忆中那样,“小没心肝的。”

“师姐师姐,我好想你的呀!”秦筝想也不想就黏了上去,“好想好想的。”

师姐的眼圈红了红,伸手也把她抱进了怀里,“怎的瘦了那么多,是不是日子过得不好?你还真像我担心的那样不会照顾自己。”

“哪里,我过得可好了,就是这段时间在海上我晕船,吐了好几天才缓过来。”秦筝拉着师姐嘚吧嘚吧地说着她去过的地方,所见所闻。

她这一年的时间几乎将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走了一遍,见过漫漫黄沙,见过滔滔海水,全都是华山上不曾有过的风景,一讲起来就眉飞色舞的,连个给人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师姐就在旁边听着,听得很认真,那活泼可爱的小丫头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仿佛完全不觉得口渴,末了,她又神秘兮兮地凑到师姐旁边。

“师姐,我下山遇到了一个小郎君。”小脸一红,就像烛火映照下的新雪,“那个坏东西嘴巴可坏了,有事没事还捉弄我,气得我总想拔剑砍他,但他对我挺好的,会给我买糖葫芦,会给我买新衣服,他还给我刻了一柄很漂亮的木剑。”

秦筝一边说着某人的好一边又吐槽某人的坏,说着说着也没留意师姐脸上有几分莫测的神情。

“师姐,我想带他回来给你们看看,可是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师姐,我要怎么才能回家呀!”

兴奋的情绪骤然一跌,小丫头蔫巴巴地沮丧极了。

“说累了吧,累了就喝口水。”师姐温和的声音传来,她转过身去倒了一杯水,可递到秦筝面前的时候却变成了一条鱼。

烤得焦黄香嫩,还在流油。

额,不是喝水吗?

师姐温柔的笑容有些糊了,那条鱼凑到嘴边,秦筝一呆,张嘴咬了一口。

耳边忽然传来熟悉的轻笑,“睡着了还能吃鱼,这是梦到什么了?”

秦筝一个激灵睁大了眼,师姐的影子顿时烟消云散,夜色下的海水暗沉沉的,篝火旺盛,暖意真实,她嘴里咬着一条鱼,傻住了。

萧瑟的手指勾了勾她的腰,“小老鼠,回神了。”onclick="hui"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