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75章 钦天监

第75章 钦天监

两人离开后,咣当几声,秦筝的剑掉在地上,整个人一软,朝前倒去,一根棍子拦在她身前,绵软的娇躯缓了缓,最终倒进了萧瑟怀里。

萧瑟也没多少力气了,他闷咳几声,压在喉头的血腥气没有忍住,染红了秦筝半边肩头。

兰月侯打了声呼哨叫来管家和马车,徐管家和永安王府的马车也跟着一同来了,看到四人的模样顿时脸色煞白,“公子,你们要不要紧!?”

萧瑟环着微微喘气的秦筝,“没事。”

“给他们一人一颗。”

徐管家连忙从秦筝发抖的指尖接下她摸出来的药瓶,转头给昏死过去的雷无桀和司空千落一人一颗喂下。

“你们全都受了伤,去我府上吧。”兰月侯看着他俩,“现在随便来个暗河的杀手都能要了你们的命。”

“不碍事,谢过皇叔了。”萧瑟扶着秦筝站了起来,“我们回永安王府就行,接下去的几天还请皇叔护着点华锦,她今夜没有死成,往后会有更多的人想要她的命。”

兰月侯拧了拧眉,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他一路护送萧瑟等人回了永安王府,叶若依一直在王府里等他们回来,听到动静出来看见他们四人脸色骤然一白,“怎么会这样?”

雪月城弟子七手八脚地扶了雷无桀和司空千落回房间,萧瑟冲叶若依轻轻摆手,“担心的话就去看吧,我们没事。”

叶若依一迟疑,想到萧瑟身上好歹有颗老君丹,便点了点头,转身朝雪月城众人住的地方去了。

萧瑟拿着无极棍当拐棍,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胸腔中翻涌的气血等他走到寝屋的时候已经平息了不少。

秦筝和苏昌河交了手,内力几乎耗尽,便是有丹药抵着也挡不住功力大增的无心。她一路都没有说话,一身血裳,侍女扶着她去沐浴,没一会儿就靠在浴桶里睡着了。

她太累了。

萧瑟坐在屋内调息,逼出最后一口淤血,看得守在旁边的徐管家心里发慌,他抿了抿唇,“明日派人打听二哥醒来以后的消息。”

“是。”徐管家连忙应声,“公子,您要不要请大夫?”

萧瑟摇了摇头,“阿筝呢?”

“夫人睡着了。”

耳房里,热气氤氲,侍候的女婢看见迈步进来的男子连忙屈膝行礼,萧瑟垂眸看向那颗趴在桶边歪垂着的小脑袋,轻声道:“取毯子来。”

侍女连忙取来一床毯子,萧瑟伸手一抓另一手伸进水里一捞,直接将光溜溜的女孩裹进毛毯抱了出去,“收拾吧。”

一连串的动静让秦筝的手指动了动,但是眼皮却没有睁开,“坏东西。”

萧瑟低头贴上她的小脸,“睡吧,我在呢。”

秦筝轻不可闻地应了一声。

萧瑟抱着她回了房间,手指按上脉象,确认她没受什么大伤才放下心来,一手按着她的后背缓缓输送着真气替她运功疗伤。

秦筝无意识地低咳了几声,脸色渐渐由白转红,软软地靠在他怀里睡得更沉了。

这一睡,直接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萧瑟和徐管家在外间说话,秦筝迷迷糊糊地听了一会儿,大概是在问白王府的情况。

萧瑟听到里面的动静和徐管家快速交待了几句便掀了帘子走进卧房,秦筝已经披衣坐起来了,他走过去按住她,“躺着,无心虽然没有下杀手,但你费了太多真气,要好好休养一阵子。”

秦筝垂了垂眸,“我没那么娇气。”

她握上了萧瑟按在肩头的手,有老君丹护着果然恢复得很快。她松了口气,歪头靠在萧瑟身上,“小和尚怎么这样了?”

对着苏昌河她尚且能强取一臂,但是对上无心,她一边下不去死手,另一边觉得他实在是强得有些离谱了。

“西楚药人能大幅提升功力,当初赴英雄宴的时候无心就已经入了逍遥天境,如今怕是有半步神游的实力了。”萧瑟揉了揉她有些沮丧的小脑袋,若是秦筝在对上苏昌河之前先对上药人无心或许有一战之力,但苏昌河随后出手的话,怕不是要死战一场。

眼下这般结局,他说不出是该庆幸还是懊恼。

回想交手时的种种情形,萧瑟抿了抿唇,“都说西楚药人神智全失,可我总觉得,无心还认得我们。”

秦筝潜入赤王府的时候,无心并没有暴露她的位置,只是将她逼退。

“他那么狡猾的人,许是给自己留了退路。”萧瑟轻声喃喃道。

萧羽和萧景瑕身边有了药人这样的杀手锏,若是不把无心抢回来,今后面对他们的时候只会束手束脚,且萧景瑕最后留下的那句话让萧瑟不得不在意,再一想到明德帝时常陷入沉睡的身体,萧瑟的眉头打了个死结。

一边是暗河,一边是药人,远在西边的还有一个孤剑仙,难怪萧羽如此有恃无恐。

最可怕的是,如果苏昌河把暗河交给了萧羽,那么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药人出现,他们没有知觉,不会感到恐惧,是最恐怖的杀戮机器。

昨日出现在无心之前的那五个黑袍人,怕就是被炼成药人的暗河杀手,每一个几乎都有接近三姓家主的实力,如果这样的药人大批量出现在天启的话,整个天启城真的会沦为地狱。

当然,最棘手的,还是无心。

钦天监。

秦筝站在巨大恢宏的宅邸,寒风朔朔,她忍不住低咳了两声,一只手伸过来拉紧了她肩上的斗篷,“我一人前来也可,何必跟着出来受冻。”

她摇了摇头,“不娇气。”

娇不娇哪是她嘴巴说了算的,自打之前伤病一场,她再也不是那个在雪地里穿着单薄的道袍还活蹦乱跳的小道姑了。

钦天监的道人进去通传之后出来,客客气气地请了两人进去。

院子里有两个追逐着一只纸蝶的幼童,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能隐隐察觉到道法的波动,这两个小童他们还都认识。

一个是国师身边带着的紫瞳。

一个是青城山上的道童飞轩。

秦筝看到飞轩的时候愣了一下,后者看过来的时候也是愣住,她不太确定青城山的道士知不知道赵玉真现在的情况,若是不知道她也不能多说,便只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

两人进了一处高阁,一身紫衣天师道袍的齐天尘手执白色拂尘站在那里,虽然须发皆白,但却面如冠玉,一身仙风道骨之气。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让他们意外的人在这里,一身白衣,浑身书卷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