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82章 我就是天道

第82章 我就是天道

叶啸鹰的脸上浮现青紫之色。

“你以前是不是也曾这样带着无数将士跪在琅琊王面前恳请他继承大统。”秦筝转过身,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知你忠诚,不忍斥责,你对他效忠,却亲手将他逼上了绝路。”

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说法,叶啸鹰的脑海就越混乱,意识深处疯狂有个声音在咆哮着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可又有个声音不住地在低问着: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吗?

黎长青震惊地看着漫不经心地拨弄着剑穗的女孩,咕咚一声咽了口口水,收起了对她的全部轻视。

攻心为上。

萧瑟收棍微退,眉目柔和了几分,之前只跟她提过这四个字,没想到她悟得还挺快。

浊心公公看着面前这个眉眼含笑的六皇子,心思骤沉,“永安王好计谋,好手段。”

早早地派了白虎使去萧凌尘身边,又叫人在叶啸鹰面前扰乱心神,棋差一招,满盘皆输,更让他畏惧的是,这个曾经被前任大监浊清废去经脉的皇子,这会儿却有着丝毫不弱于逍遥天境上层的实力。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似的,萧瑟笑了笑,摸摸无极棍尖上凹陷的位置,那颗血色宝石在之前应对药人无心的时候碎了,还没找到合适的补上,“棍仙什么的,听着不美,就不叫了。”

“我名浊心,却一直看不透别人的心,是我的失误。”浊心叹了一口气,“可即便如此,最后终归还是要一战。”

“你们没有机会了。”萧瑟冷冷地说道。

三位前任大监,他拦了浊心,其他人虽然力有不逮,但他们这边还有兰月侯,现任五大监中的三位,就平清殿前这几个人的实力,前任大监根本没有胜算。

“机会总要试过才知道。我们已经很老了,老到能看到自己的死,可我们不想就那样死在皇陵中。”浊心苍老的声音忽然变得晴朗起来,他厉声喝道,“杀了明德帝!”

瑾威第一个拔了剑,直冲明德帝而去。

瑾仙也拔出了他的剑,剑上霜气凛冽,在其他人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迎上了瑾威的渊眼剑。

五大监中,他们两个都用剑,一个是掌剑监,以剑为名,而另一个则是曾经名动江湖的风雪剑,关于两个人谁的剑术更厉害的猜测,一直都是天启城中人们十分热衷的话题。

而今日,这个问题终于要迎来答案了。

“瑾威,何至于此?”瑾仙公公摇了摇头。

“自在有枷锁,逍遥任我行。可谁又会喜欢枷锁呢?”瑾威公公伸手轻拂剑身,上面的符篆全部飘落在地。这柄陪伴着北离开国皇帝纵横沙场的杀伐之剑,终于解离了禁制,压抑着的冤魂戾气再也无法压下。

瑾威的眼神中满是凶光,这个号称能以自在之力取天境性命的掌剑监,终于一剑之下直入逍遥天境。

浊心三人的杀气同时暴涨,穷途末路,不留余地,拂尘如同缠人的藤蔓卷住几人的兵器,抽身一退,便朝明德帝袭去。

萧瑟当即弃了无极棍,踏云乘风步迈开,伸出一指朝浊心点去,天下有名的指法很多,比如老太监的破穹指,比如雷家堡的惊神指,比如段家庄的一指三弹,但是萧瑟却从未学过任何一门指法。

因为他用的不是指法,而是棍法,以指为棍,仍是那无极。

浊心的身形忽转,同样对着萧瑟伸出一指,“心念无极,破法万千。”

这一指名曰破穹,乃是北离内宫中最有名的指法,只是修炼者没有五十年的功力,根本发挥不了他的威力。但若是能发挥出它的威力,那么指如其名,一指破天。

两指相对,平清殿前的石板顷刻化为齑粉。

萧瑟和浊心各退三步,看着神色淡然的萧瑟浊心的瞳孔剧缩,那一刻,他感受到了浓烈的死意,他大喝一声,口中吐出一口鲜血,挥起全身的内力朝萧瑟而去,“要死也得你陪着我死!”

“我死不了。”青色的狐裘在风中如劲松挺立,被缠住的无极棍将拂尘撕得粉碎,长啸着回到萧瑟手中,“死的是你。”

“瑾宣,去。”明德帝低喝一声。

瑾宣却摇了摇头:“陛下,他们的目标是你。”

萧崇刚按上剑柄,旁边的萧羽就冷嗤一声:“二哥,那边还有个一出手就顶我们这里一大片的人在,可别抢了人家英勇救夫的机会。”

他顺着萧羽的目光看了过去,看到了那个遥遥坐在剑上把玩着剑穗的女孩儿,蓝白双色的道袍在漫天霜色中飞舞,却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秦筝懒懒地翻了个白眼,当初萧瑟经脉还伤着的时候对上谢七刀临死前全力一搏尚且游刃有余,虽然谢七刀比上五大监是差了不少吧,但是萧瑟已经不是那个时候的萧瑟了呀。

她看着天上不疾不徐落着的雪花,明明人间稍有不慎便是血洗宫墙,江山迭代,老天爷还是这般从容,真是个慢悠悠的老爷子啊。

身后始终保持沉默叶啸鹰突然抬起了头,仰天长吼。

那是如鹰般的长啸,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刺烈而充满威吓,近处的许多士兵都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耳朵。据说很多年前,叶啸鹰年轻时就喜欢这样长啸,许多胆小的敌兵在听到这样的长啸后,有的连腿都站立不住了。

秦筝转过身,“你不甘心。”

“天道不公!”叶啸鹰双目赤红。

“真是可笑。”秦筝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松间云鹤的剑柄,“你动了杀心。”

那一瞬,叶啸鹰想杀光这里所有的萧氏皇族,恨不得踏平了这宫城,杀他个干干净净!

“你想当皇帝。”秦筝一眼便戳破了他的心事。

叶啸鹰握紧了仅剩的一把长刀,金甲双刀,人屠啸鹰,只要他拔刀发出信号,身后这二十万琅琊军便会发起冲锋。

秦筝站了起来,纤细的身影袅袅而立,“你想挑战天道。”

“何为正统?何为天命!先帝的龙封卷轴里明明白白地写着琅琊王的名字,可结果如此,我叶啸鹰如何能相信天命!”他眸色如血,盯着秦筝,“你让开!”

“不必那么麻烦。”秦筝弯腰拍了拍并没有沾上灰尘的道袍衣摆,拔出背后的幽荧长剑,平臂一展,四尺剑身上荧火抖落,她立剑于身前,双指并拢抚过幽蓝如火的剑身,双鹤之影腾空而起。

“纯阳宫第三代弟子清玄,请见天道。”

话音落下,九天雷动,霜雪遍布的苍穹被浓墨般滚动的乌云取代。

狂风大作,吹乱了发丝,秦筝面色不变,看着叶啸鹰背后的军士哗然色变的神情,眼尾不自觉地挑了挑。

水桶粗的闪电忽然从天而降,直至御前,将试图偷袭的浊森和浊洛劈成焦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