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磐石小说网 > 除却君身三重雪 > 第86章 心魔幻象

第86章 心魔幻象

萧瑟听到秦筝的那句此处有阵法的话后,同样觉得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但那不是秦筝的手,小姑娘只喜欢扯他的袖子,因为他的肩膀比她高,她觉得抬胳膊费力。

那是一只男人的手。

他回过头,叹了口气,眼里却并无意外,“我想了许久会是谁,原来是你。”

那人笑了一下,“你明明一早就知道了。”

“钦天监祖师爷面前点的香是迷影香,这个房间里摆的阵是往回阵,这个香配上这个阵,就算再强的心智也会生出幻象而来。心智已失,心魔而起,眼前见到的便是心中没有办法忘却的魔障。”萧瑟笑了笑,“我的魔障,是你?”

“是我。”那人却也是笑。

笑容与萧瑟一般无二,只是多了几分桀骜。那人穿着一身白衣,神采奕奕,与总是带着几分懒洋洋的萧瑟截然不同,可那面容却与萧瑟一模一样,虽然似乎要年轻一些。

这是四年前的萧瑟。

是那个十七岁便入了逍遥天境,跟随琅琊王学习兵法军术,文采诗赋亦是享誉朝野的绝世皇子,所有人心中早已认定的皇位继承人,萧楚河。

萧瑟看了眼身边的位置,小姑娘已经不在了,看来这天下第一楼的考验果然是一对一的,怪不得齐天尘会说每个人见到的第二楼都是不一样的。

既然是心魔,小姑娘怕是会看到她那些死去的师兄师姐。

白衣萧瑟神色清明,他仿佛看穿了他心中所想,“这种时候还有空挂念别人,如今的你,可真令我失望,你看看我,再看看你。”

“我怎么了?”萧瑟反问道,“我觉得我这样挺好,毕竟谁都不想孤家寡人过一辈子,有个小姑娘陪着的感觉很不错。”

“那个姑娘……确实不错,不过我说的是你。”白衣萧瑟摇了摇头,“如此惫懒,连个小姑娘都打不过,辜负了琅琊皇叔、若风师父的教诲。”

“他们当年教我的,我都没忘。他们当年没教我的,我却学会了。”萧瑟抬起无极棍敲了敲脖子,“做事不要太着急,慢慢来。江湖岁月催人老,我在江湖待了那么多年,你这个小毛孩子懂什么?”

“小毛孩子?我十七岁入逍遥天境,若论武功,天下又有几个人能胜过我?”白衣萧瑟傲然道。

“真羡慕你这样的模样。”萧瑟忽然叹了一声。

“你说什么?”白衣萧瑟惑道。

“虽然现在觉得你这样很幼稚,但我真的也很羡慕那个还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自己啊。”萧瑟的眼神中透露出异样的光,“我很怀念那时的自己,但是很可惜,虽然怀念,却并不会留念。”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秦筝盘腿而坐,身边围着一圈昔日的师兄师姐,她闭目诵经,念的正是她曾经念了很多回的坐忘经。

“小师妹,为何?”

秦筝不答,只是潜心念着坐忘经,她曾经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偷偷念了好多遍,如今不过是当着那些故去的人再念几遍罢了。

这第二楼勾出了她的心魔,生离死别,是幼时的她最割舍不下的,但她现在已经长大了,她会怀念过去,但绝不会驻足不前。

坐忘经,忘的是心中苦痛哀思,忘的是形神与执念,忘却己身,坐忘无我,无我无极。

“师兄。”秦筝停住了诵声,“师姐。”

“当初没有机会,今日既然来了,清玄想同你们好好道个别。”

幻象中,白衣萧瑟对着萧瑟张开了双手,“杀了我,杀死你心中的这个少年萧瑟。”

萧瑟一怔,随后提起了无极棍。

“你好像并没有犹豫。”白衣萧瑟说道。

“杀了你,是因为我与你并不是对立的。”萧瑟淡淡地说道,“现在的我,就包含着你。”

“什么意思?”白衣萧瑟问道。

“就是说,我,从未有过改变。”萧瑟纵身一跃,提起无极棍猛地敲落,白衣萧瑟在原地化作一缕青烟,面前的依然是那幅似笑非笑的祖师爷画像。

他从幻象中脱离,看见那幅画像后猛地扭头去找本该在自己身边的小丫头,只见秦筝垂眸不语,抱剑盘坐在原地,小小的一团,他连忙俯下身去扶住她的肩膀,“阿筝。”

秦筝抬了抬眼,露出一双通红的眸子,“你醒啦,见到什么了?”

“我自己。”

十七岁的萧楚河,嚣张时喜欢纵马踏破天启城,安静时可以躲在屋子里研究一本棋谱十几日不出门,那是他最好的时光。所有人都信他,敬他,赏识他,而他也不谦不傲,不矫不作地接受着这些赏识,同时也热爱这个一切都美好的天下。

一袭白衣,一把折扇,一匹白马,踏破不平事,斩断世间仇。

“我看到你用棍子了,你把他杀了吗?”秦筝问。

“算是吧。”萧瑟见她眼睛红红的,以为她也做了同样的事,心疼地抱紧她安慰道:“不怕,都是幻象罢了。”

她的师兄师姐没有死在这里,没有死在她的手上,而是在那个遥远的战场上,光荣而英勇地死去。

秦筝揪住了他的袖子,眼底星星点点,萧瑟抚了抚她的眼角,那双清亮的眸底浮出一抹浅浅的笑,他指尖一顿,“坐忘经?”

既是经文,又是心法口诀。

冥思坐忘,无垢无伤,除障去魔,倒是第一回真正发挥了它的作用。

“我和师兄师姐们好好道别了的。”秦筝垂了垂眸,“就像在华山的时候那样。”

萧瑟扶着她站了起来,他转过身,恭恭敬敬地对着画像拜了一下,“祖师爷,你让萧瑟记住的,萧瑟记得了。”

话音刚落,两人脚下的木板忽然被抽走了一块,他们落在一处新的房间中,角落里有一楼梯,正通上方。

这天下第一楼里古怪得很,为防被什么机关冲散了,秦筝不再拉袖子而是紧紧地拉住萧瑟的手,他走哪她就走哪儿。

“原来这里才是真正的二楼,从这个楼梯走应该能走到真正的第三楼。”萧瑟带着秦筝向前走去,“也不知道雷无桀他们闯过了没有。”

秦筝看了看左右,他们进了这个房间后,外面的动静再也听不到,就连同在楼中的雷无桀和李凡松都察觉不到。

两人上了三楼,就被眼前看到的一幕惊住了脚步。

人间地狱。

这是浮现在脑海里跳出来的第一个词。

无论是地面,还是墙壁,还是屋顶,都绘满了浮雕。那应该是一个战场,骑着马的战士挥舞着□□踏过遍地尸体,熊熊火焰燃烧在战场上,无数的人在烈焰中哀嚎,覆着铁面的将军以剑指天,嘶声狂吼,十七名重甲骑士跟在他的身后,与他同喝。

秦筝不曾见过战场,却听过战场的残酷,有那么一瞬,她在那些浮雕描绘的人形中看到师兄师姐的身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